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264 乾坤寰宇任我逍遥功

264 乾坤寰宇任我逍遥功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叶仙尘的低声轻语,只有身边的李子衿听得清楚,她早已不再被镇压,但却并未进入魔都。

    惊艳的双眸闪动异彩,如同一汪清泉,此时有涟漪荡漾,倒映的只有叶仙尘的坚毅侧脸。

    “帝师,难道你”

    “子衿,进魔都去吧。”

    叶仙尘淡然开口,但却并没有转头看李子衿一眼,而是缓缓迈步,登天而起,主动朝着漫天黑压压的劫云飞去。

    “帝师!”

    李子衿一步踏出,欲跟随其后,却被叶仙尘回头一指点出,然后轻轻一推,送回进魔都城内。

    “叶仙尘,你此生负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所以你若不能活出下一世,我李子衿纵死都要追到轮回尽头,让你永生不得安宁!”

    李子衿的美眸之中有泪花闪烁,周围不少人闻言都是心中一凛,这位存活百年之久的前朝公主,竟然与神秘的天门之主之间,有着不为人知的一段神秘过往?!

    “母亲。”

    李烟染上前扶住李子衿,心头猛地颤动,她想到了某种离奇的可能性,脑中轰鸣作响,怔怔地望着自己的母亲,目光闪烁不定,满是震惊与痛苦。

    天门之主,会不会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如果是这样,那她与叶新,便是亲生兄妹!

    “烟染姑娘,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忽有一名宫装女子出现在李烟染的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面带一抹淡淡的微笑。

    女子雍容华贵、气度不凡,若是叶新此时看见,定会忍不住惊呼出声,因为这名宫装女子,与自己印象中慈祥贤惠的母亲,竟有着七八分相似。

    唯一的区别,便是宫装女子更加的年轻漂亮,看岁数不过双十年华,正值青春岁月,隐隐之间,与红衣苏小凉亦有几分相像。

    “我是叶新的母亲,赵青青。”

    宫装女子微微一笑,道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她真的就是叶新的亲生母亲,天门之主叶道明的夫人,赵青青。

    李烟染闻言错愕,随即想到天门之主的惊人身份,便又心中恍然。

    天门之主叶仙尘,从不可知的无尽岁月前一直存活至今,被称为上古时代的终结者,是真正能只手遮天的超级大能,其相伴一生的道侣,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呢?

    “您,您好,我是叶新的,叶新的朋友”

    忽然之间,李烟染出现一丝没由来的慌张神色,随即被李子衿轻轻拉到身后。

    “是你,青青郡主。”

    李子衿的声音变得异样,她抬起目光,与赵青青的视线交汇在一起,两人就这么互相望着,仿佛时间穿越到百年之前。

    那个时候,一人是公主,一人是郡主,她们不仅仅是认识那么简单,还是难得的闺中密友。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因为全天下最神秘的那个男人,而灰飞烟灭,包括不可一世的五千年盛世皇朝,都崩塌倾覆。

    帝师,叶道明。

    翻手可为云,覆手便化雨,这个足以搅动天下风云的男人,百年前的突然失踪,改变了太多东西,包括李子衿和赵青青两人的命运。

    “当年芙蓉城一别,没想到再见已是沧海桑田,唯一经受得住时光考验的,似乎只有我俩的不变容颜,还有这恢弘古老的苍茫巨城。”

    赵青青的话语轻柔,夹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忧伤与遗憾,似乎如今眼前的这一切,并不是她心中所愿。

    “我俩不变的容颜”

    李子衿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右手微抬,缓缓摘下遮面轻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

    那一瞬间,仿佛时光都被惊艳,但李子衿的目光却变得异常冷冽,周围的温度都好似低了几分。

    “容颜绝世,又有何用?长生不老,能够怎样?我想要的,什么都没有得到,就连我曾经拥有的,都已全部失去!赵青青,帝师他将我送进魔都避劫,就不怕我将这里变为一座鬼城?!”

    李子衿的话语刚落,整座魔都的人都感觉到一阵来自于心底的冰冷寒意,北城门内听到此言的众多强者,更是纷纷后退,警惕地望着这位仙姿玉貌的前朝公主。

    他们可是都听闻过关于大宁覆灭的一些传说,当年被厄运诅咒的西蜀芙蓉城,至今都还是一座鬼气森森的死亡之都。

    而厄运的根源,便是子衿公主。

    “匆匆百年,你还是放不下对他的恨吗?”

    赵青青摇头轻叹,然后微微转身,看向北门城外即将来临的浩大天劫,凝声开口:“子衿,你可知道我们的名字,其实都是他当年所起吗?为了我们能够长生不死、青春永驻,你可明白他付出多少的代价?乾坤寰宇,任我逍遥,他说的好轻巧,可是谁又能想到,今日便是他这一世的大限。”

    赵青青颇为感慨的一番话语,令在场所有人都是心中大震,两人能够打破人类常识,历经百年岁月而时光不侵,竟然都是由于天门之主的缘故。

    天门之主的神通广大,当真是匪夷所思、惊世骇俗!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李子衿闻言不禁喃喃自语,随即抬起目光,看向城外身临苍穹之巅的叶仙尘,忽然惊呼出声:“乾坤寰宇任我逍遥功!”

    只见叶仙尘傲立于天地之间,眸光如电,发丝飞扬,有惊天的气势陡然爆发开来,浩浩荡荡,汹涌澎湃,似乎可与天道相抗衡。

    劫云汇聚,垂落下恐怖的气息,灭世一般的天劫陡然降临,漆黑的雷霆闪电漫天炸开,湮灭吞噬整个世界。

    魔都巨城在微微颤动,头顶的天空有金光汇聚,能量涟漪荡漾开来,化作防护大阵,笼罩住整片魔都。

    城外的一切都看不清了,雷霆连成毁灭之海,将叶仙尘、叶新、狱寒魔尊三人彻底湮没,只能看到可怕的黑色闪电在撕裂空间,将一切都摧毁殆尽。

    “这,这不是至尊天魔劫,这是涅槃重生劫!”

    青城子的双眸绽放夺目光芒,视线似乎穿透空间,能看到一些更多的东西,他满脸震惊与骇然,半晌后突然长叹一声:“仙尘大帝惊艳一整个时代,独断上古,开创莽荒,每一世都是以大气魄、大毅力走出新生,而我青城子却只知苟延残喘,真身不敢出青城山半步,差的不止一点半点,无尽岁月的相争,我败的是心服口服。”

    “涅槃重生劫。”

    李子衿的呼吸变得十分急促,魔都城外的世界仿佛只剩下毁灭的色彩,漆黑闪电落在防护大阵的金光能量罩上,如同漫天的烟花绽放开来,像是一场灭世的盛大狂欢。

    “帝师是因为将乾坤寰宇任我逍遥功传下,才会令这一世提前结束,需要再次渡劫涅槃?”

    李子衿平复下激动的内心,目光微微看向赵青青,似乎想要确定自己的答案。

    她与叶仙尘的关系非同寻常,自然知晓一些极其隐秘的传说,关于她一生至爱的这个男人,这个世界或许没有人知道的更多。

    “不错,如今灵气复苏、天地变化,按照他的推测,地球将有望重现上古时代之前的辉煌,大世降临,若是不能涅槃重生,他将无法背负所有的因果。”

    赵青青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转头再次看向李子衿,眸光闪动,涌现出极其复杂的色彩。

    “子衿,虽然他负你一生,但这百年时间里,他时时刻刻想着的,都是如何救你,何时能再与你相见。”

    “呵!”

    李子衿闻言不由自嘲一声,然后摇头苦笑:“不,青青,他不是在想如何救我,而是在想如何救那位冰绡仙子而已。他的第一世负了冰绡仙子,最终只能含恨埋葬上古岁月,开启莽荒纵横时代,一直到活出第二世,成功创立大宁皇朝,俯瞰神州,都是在红尘中默默守候与等待。”

    “可是自从八百年前他活出第三世,从叶无极变成叶道明后,他就不再是曾经的他了,特别是当你出世后,他就一直在皇宫里陪伴着你。”

    赵青青打断李子衿的话语,试图想让她明白叶道明所做的一切。

    “那他为什么要将我嫁到芙蓉城去?!”

    两人的一番对话,在李子衿最终的一声满是愤恨的喝问中变得沉默,全场陷入寂静,无人再发出声音,都怔怔地望着她们,一时间心中震撼莫名。

    从古至今,无尽岁月,神秘的天门之主,似乎一直都站在天下苍生的背后,俯瞰一切,掌控全局,可谓只手遮天。

    第一世,叶仙尘,终结纷乱上古,开启莽荒纪元,纵横天下。

    第二世,叶无极,葬下整个莽荒,直接横断历史,强势创立大宁皇朝,俯瞰神州五千年。

    第三世,叶道明,放任大宁颠覆,引导天地新生,神秘的天门,早已走在修仙纪元的最前沿。

    按理说,如此神通广大的存在,为何会让深爱着他的子衿公主,嫁给其他人呢?

    而且,大宁皇朝为叶道明的前世叶无极所创立,那当年的宁皇,与他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李子衿为大宁公主,赵青青同为大宁郡主,又怎么会爱上祖先级别的叶道明呢?

    所有人在深深震撼的同时,心中又涌起无限的困惑与遐想,这里面隐藏的一切大秘,恐怕只有当事人才清楚了。

    “呵,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不愿意告诉我答案吗?难道,他真的是因为我的诅咒体质?”

    李子衿微闭双眸,有泪水滑落,自从自己毒体爆发,令芙蓉城化作一座鬼城,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她就猜到这个可能性。

    帝师,早就知道她的体质,所以才会放弃她,所以才会在大宁颠覆时失踪,致使天下大乱、国之不存。

    见到赵青青依旧沉默不语,李子衿顿时心如刀割,大宁颠覆,一切化作虚无,这是她心中永远的伤痛,而所有的所有,都是因她而起,因为她是被上苍而诅咒的梦幻毒体。

    “不,其实并不是这样,他不在乎大宁,但他在乎你,他的失踪只是因为一个意外,而这个意外,便是我与他的儿子,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