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勒胡马 > 第三十五章、大雪

第三十五章、大雪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张宾的急奏送至襄国,程遐、张敬等人便趁机在石勒面前递小话,说“太傅乃运筹帷幄之才,非临阵摧锋之将也,岂可使其总领三军?陛下自当别遣重将,以御晋寇。然而……

    “太傅位尊,此前使太尉将兵,太傅监之,犹有可说;今太尉进至河南,而太傅独留河北,若再命将,其谁能居于太傅之上?还当召太傅还朝为是。”

    石勒就问他们“卿等以为,谁可当此重任哪?”

    于是张敬推荐蘷安,程遐则建议从幽州调孔苌回来。

    石勒摇头道“孔苌直面各部鲜卑,不可轻动。至于蘷安……恐怕亦非祖逖的对手。”随即双眉一轩,说“朕前与祖逖对战于河内,深知此人能战,当世罕有其匹,本朝除季龙外,恐怕唯有朕御驾亲征,才有望摧破之。而若朕亲征,则太傅自不必遽然还朝了。”

    程遐等人大惊,急忙规劝,说天王岂可轻动啊?石勒坚持己见。程遐就问了“太子尚幼,倘若陛下远出,则以何人监国为好?陛下三思啊!”

    石勒长子石兴,长期在胡汉朝做人质,且并非嫡妻刘氏所生,故不为诸将所重。其后程遐献妹邀宠,颇得石勒喜爱,生下次子石弘,就在程子远等人的谋划下,废石兴而以还在襁褓中的石弘为世子,继而进位太子。

    ——在原本历史上,要等石兴死后,石勒才册封的石弘。

    君主出征,太子监国本是惯例,但如今石弘年仅五岁,必然难当重任。所以程遐就问了,如此则委谁监国才好?让即将成年的石兴来?那是不是有将太子之位重新交付与他的嫌疑啊?即便您没有这种想法,也必然会引发朝野间的猜测,于国家稳定大不利哪!

    石勒笑道“使天王后监国可也。”

    皇后监国并非惯例,而且就儒家传统而言,是并不主张这样做的——是谓“牝鸡司晨”也——太后监国倒在制度上更合理一些。然而石勒的老娘王氏重病缠身,而且本就是一个乡下妇人,毫无见识,自然不可能管理国事——哪怕只是名义上的。

    但石勒本非中国人,若依胡俗,主妇不仅可以持家,特殊情况下也可与政,所以在他看来,这是顺理成章之事。

    就此自然引发了崔绰、裴宪等儒臣的苦谏。但石勒重用彼等,本来就是为了充门面,并无交付重任之意——哦,制定典章礼仪的重任,则非彼等不可——自然不肯听从其言。于是力排众议,命天王后刘氏监国,程遐、蘷安在文武两道上辅佐之,自将中军一部,三千多人,浩浩荡荡离开襄国,便直奔汲县而去。

    只是石勒虽然也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终究如今身份不同,皇帝亲征不可能一拍屁股就走,除了安排留后事外,还有一大堆仪仗要准备,有一大套典礼要执行。石勒对此深感厌恶,但为了做中国之主,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好在就其判断,张宾虽然不是优秀的战场指挥官,若倚坚城而守,不轻易跟祖逖主力决战,等闲一两个月还是扛得过去的。

    就此颇耽搁了一段时间,等他打算正式启程了,突然之间红日堕而复升。有几名儒臣脑筋不灵光,说这是大凶之兆,请陛下还是放弃亲征的打算吧,结果受到石勒的当庭呵斥,然后人还没回到家,半道儿上就被带去廷尉狱了……

    由此裴宪等人只好颂圣,说“一日落,预示晋之将亡也;一日升,乃兆我赵将兴也。天示吉象,则陛下此去,必可殄尽寇仇,旗开得胜!”他们跟王贡是一个思路,即认为这落下去的和复升起来的,大概不是同一个太阳……

    ——————————

    再说祖逖在铜关,听闻朝廷已自关中征召援军,先感恼怒“中军足堪破敌,何必再从关中征召外军啊?这是天子不信任我么?”复一斟酌,却又转怒为喜,说既然关中派兵来,那就让他们协防长安吧,我正好把长安留守的中军,也陆续调到前线来。

    关键当面羯军势大,却又不肯出而再与祖逖野战,则祖士稚陈兵铜关,白白浪费时间和粮草。就战场形势而言,其实对晋军是不利的,可回旋余地太过狭窄,唯有自河上运粮,倒是途中损耗会略少一些,算是优势。

    倘若羯军兵力较少一些,则祖逖可以分兵他往,或东、或西,再攻占一两座城邑,以期打开局面,甚至于调动羯军,落入自家的圈套。但以羯军如今的兵力,本就略多于晋军,祖逖所遣游军数量乃不敢太多——真要派出一万人去,大有机会攻克获嘉,但就怕张宾率师来攻,自家主力会先顶不住了。

    偏偏张孟孙正面对决,不是祖士稚的对手,但料敌机先,调动兵马,其才却似乎更在祖逖之上。祖逖分军或西、或东,试探了好几次,全都被张宾预先料到,给硬生生封堵了回来,晋军一无所获,损失反倒比羯军为重。

    祖逖日夕与诸将商议,要怎样才能打破僵局。固然就这么对耗下去,其实就战略大局而言,反而对晋方有利——羯军既众,粮秣消耗必巨,运输路线又比晋军为长,真要是对峙三五个月,各自退兵,赵方所蒙受的损失必然更大。但祖士稚亲率大军前出,倘若一无所获,即便朝中无异言,自家面上终究无光啊。

    再者说了,卢子告破,桓宣死节,算是赵方先赢一子,则我若不能在河北战场占据主动,有所斩获,在他人看来,虽胜犹败哪。且石虎尚在河南,卫策是不是能够始终把他给死死拦住,也还不好说……

    果然数日后便有噩耗传来,任城相周默的部将周坚突然间背反,占据樊县,以呼应石虎!

    周坚与周默同为沛人,家世不高,地方土豪出身,乱世中聚众建坞而守,实力和名气全都不相伯仲。其后祖逖进入豫州,周默先往相投,周坚慢了一步,反被派为周默部将,心中早就暗怀怨望了。程遐遣人密与其会,许诺说一旦你背晋从赵,必授以大郡之守,周坚就此动心。

    不过一开始他还不敢妄动,只是在周默奉命率军北上的时候,假称得病,留居樊县,不肯相从。周默不便相逼——也不敢相逼——只得由他。

    等到石虎攻克卢子城、逼死桓宣的消息传来,周坚这才最终下定决心,于是悍然掀起反旗。在他想来,石虎乃赵国太尉、赵帝之侄,则其既然深入敌境,其后必会有源源不断的增援抵达,卫策、徐龛他们多半是守不住谷城的。且祖逖已将主力杀向河内——消息有所滞后——不克来救,听闻徐龛在防备三津,也不敢前来,则自己这时候动手,大有机会与石虎南北对进,将兖北四郡国一口吞下!

    想得是很美好,可惜他本人眼高手低,谋反之后,先攻任城国治,却不能克,复欲北上与石虎会合,可是杀到东平国的东平陆,又被死死堵住了。派人去向石虎求援,石虎理都不理——开玩笑,大敌在前,我哪有余力南下二三百里去救你啊?我若有力南下,还用一直跟谷城前面耗着么?

    但是任城、东平二国都被叛军所蹂躏,人心不稳,导致谷城之中,徐龛和周默全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得团团乱转。徐龛就建议,说不如让我率本部南归吧,必能一举杀灭周坚叛贼,卫策好不容易才把他给拦住了。

    除了卫策带过来的五千中军外,也就徐龛的东平兵有一定战斗力啦,岂可容其暂归?至于周默……他和任城兵倒是用处不大,可以暂时遣归,但,那家伙有快速击败周坚的实力么?

    于是急向祖逖和蔡豹报信。蔡豹驻军廪丘,未逢强敌,但要防着石虎再率精锐来附近骚扰,所以一动也不敢动;至于祖逖,得信大惊,可他暂时也抽不出什么人手来增援河南……

    只好等着,关中军啥时候到洛阳啊?我就可以抽调留守中军东出,去平周坚之乱了。

    祖士稚深感兵力不足之累……要说他麾下兵马其实不少,总数或许还超过了关中的大司马三军,但问题是分守兖、豫两州,就割去了一大块——这两州与雍、秦不同,人口相对稠密,更有很多地方武装没有彻底敉平,天晓得会不会有谁再仿效周坚,所以很难将留守兵马全都聚集起来。

    然后又一部分被献给朝廷,重建五校,继而荀组欲复兴七军,把新募兵卒全都留下了。终究天子就在洛阳,不可能基本上放空,否则即便司马邺不发话,朝中大老们也是不放心让祖逖率中军远征在外的。

    所以他好不容易才挑了三万多人出来,再加交给卫策的五千人,乃是中军的中坚力量。祖逖心说再给我一万……不,五千强军,我又何至于如此的捉襟见肘哪?

    本来想独任东线之事,不向裴该求援的,如今说不得,该伸手还得伸手……好在是朝廷先下的诏命,倒是不损我的面子。只是,你们啥时候才能抵达洛阳呢?

    他甚至一度想要调动驻兵河南县的裴丕,但终究跟裴该说定了,那支兵马是为监护洛阳,以防朝中变乱,不可轻动的,则即便自己下令,裴丕未必肯从——不必坚拒,只要阳奉阴违,拖拖拉拉,那召了跟不召也没啥两样。

    祖逖如今能够做的,唯有下令河内的李矩向王阳等部发起进攻,加大对石赵的压力;同时行文苏峻,要他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量西进,逼迫曹嶷——倘若曹嶷敢出广固来战,你就通过野战摧垮其主力;倘若他不敢出来,你尽可能逼近历城,说不定就能迫使石虎回兵了。

    两道指令传递出去之后,祖士稚仍然彻夜难眠。翌日凌晨,披衣起身,才刚撩开帐帘,忽觉一股冷风袭至,不禁打了一个寒战,随即就是三四个大喷嚏。其子祖涣在侧,赶紧把自己身上的绵衣解下来,给父亲披上,规劝道

    “大人为国家栋梁,还当善保贵体——终究已是知天命之年,不比我等小辈啊。”

    祖逖微微一笑,把绵衣还回去,说“我这筋骨,百战铸成,坚若钢铁,岂是容易得病的?不过今日颇为寒冷,与前几日不同,一时未能适应罢了……果然小雪已过,大雪将至……”

    祖纳说哎呀,父亲你要不提我都没注意——掐指一算,说“后日便是大雪节气了,但不知今冬是否会降雪,雪中对战,殊为不易。”

    祖逖听得此言,不禁蹙眉,略略想了一想,就在祖纳劝说他先返回帐中去的时候,他却猛然间急跑几步,来到营垒一侧,手扶栅栏,注目于黄河之上——河水滔滔,奔涌不息,望之更觉寒意迫人。

    祖士稚面色骤然大变,转过身便吩咐祖纳“急擂鼓聚将,我有话要说!”

    ——————————

    两日之后,石勒率军进入汲县,随即听张宾汇报,说祖逖已然全军撤离了铜关。

    晋军放弃铜关而东,即自三津涉渡,退往濮阳。张宾闻报,忙遣郭黑略、王伏都、左伏肃、郭权等将率部往追,祖逖则使部将韩潜、冯铁于道设伏,郭黑略跑得太快,一脚踩进了埋伏圈,被杀得大败而走。好在其余三将随即赶到,好不容易才击退晋军,但终究未能阻遏晋师之南渡。

    石勒初至,不禁茫然,就问张宾“祖逖因何而退啊?”

    张宾还没说话,旁边儿郭黑略忙拍马屁,说“想是知道天王御驾亲征之事,彼又岂敢与陛下见阵哪?因而狼狈退去。”

    石勒横他一眼“彼退而汝追,不知最终狼狈者是何人啊?”

    郭黑略悻然而退,张宾这才对石勒解释说“在臣想来,晋师之退,只有一个可能。”

    “太傅请讲。”

    张孟孙道“节令已至大雪,天气骤然而寒,即便因此真的降雪,想来祖士稚也是不肯遽退的。然而,彼自河上来,运路唯恃大河,则若大河冰冻,等若后路断绝,又岂敢不退啊?”

    石勒恍然大悟,抚掌道“原来如此,太傅所言,必乃祖逖退军之真意……”话说到这儿,猛然间双眼一瞪,惊呼道“如此一来,季龙危矣,当急命其回军,不可再在河南耽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