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301章 赠地之变(上)

第301章 赠地之变(上)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此时此刻,十几里外的黑城堡中,三名挂着首席头衔的守夜人高层正憋着满肚子火等待罗柏·史塔克对詹姆今早作为的反应和处理意见。而卡特·派克,也已经和所有下属收拾好了东西,只等第二日天亮便返回东海望。

    他们绝对料不到:今天事件的状还没告到北境守护手里,被告状者就已经开始策划一场更惊人、更疯狂……大胆到即使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的计划。

    ……

    艾格带着肯特离开了办公室。

    从形式上来看,自己正打算进行的是一场典型的兵变。若是什么前奏都没有就贸然这么做——派兵把黑城堡一围,禁止任何人离开,必然会惹怒大量守夜人士兵,被他们认为是打算武力夺权,但这时候,早上发生的那场冲突,反而成了艾格做出最终决定的关键因素。

    有了卡特·派克和詹姆·兰尼斯特动武的冲突在先,守夜人们便会将他明日的这场大规模行动视为对东海望指挥官的示威和报复,而不是针对全体守夜人的冒犯和不敬……虽然事情本质丝毫未变,但情感上的抵触却会小很多。

    诚然,再小的抵触和反感,也会导致已经到手的票数出现下跌,但艾格依旧决定这么做:票少便少了,自己可以用第三批、第四批……无穷无尽新兵的加入来慢慢填平损失,强行达到三分之二。可一旦铁金库来的粮食出现问题,那再多的票,也没法拿来喂饱数万新赠地民。

    吃不饱的人,是世上最危险的生物。

    ……

    屋外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天上飘着细密的雪花,落到冻得梆硬的地上积起了薄薄一层……这还是中午刚刚有人扫过的结果,可以想象:围墙外无人打理的大片荒野中,此刻该是怎样一副光景。

    顶着冷风踏着没过脚踝的积雪赶夜路,光是想想都令人头皮发麻……但乐观点往好的方面考虑,在北境气候寒冷地面全是冻土的情况下,积雪至少不会造成泥泞,而白色反光的雪原,也在没有月光的黑夜里提供了足以看清前方环境的视野。

    他们在几番询问后找到了正忙得满头大汗的菲林特族长,一番简单交涉后搞定了护送队的问题。菲林特是出山进驻长城人数最多的山地氏族,若能动员他们参与,兵力上就首先少了许多困难,奈何,在此刻长夜堡内到处都是北境贵族和士兵的情况下,想悄悄地调走个一两百人,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人物。

    封君的拜访让长夜堡变得比任何节日都更热闹,屋檐下、房宇间、墙垒上……到处都有火炬燃烧,焰苗于风中飞舞,却终究无力照亮长城沿线最大要塞的每个角落。晚宴时间到,所有北境来客皆被邀请入了大厅,古堡的中心场院里,顷刻间就只剩下了冷风和飞雪。

    在这一片昏暗中,吃饱喝足的送信小队从厨房走出,在欢迎晚宴的吵闹喧哗声掩护下静悄悄地列队走到东门口,在守卫轻手轻脚打开的缝隙里鱼贯钻出,消失在昏暗的夜色中。

    长夜堡内,觥筹交错,众宾欢颜。长夜堡外,冷风带着雪花拍到特遣队脸上……深一脚浅一脚,他们开始沿着几乎已经看不清的路径,向黑城堡和后冠镇方向进发。

    ***

    现代世界有个笑话:为什么古人生孩子多?因为天黑后无事可做,上床了干躺着睡不着,只能造人。

    段子很粗俗,却形象地描绘出了在电发明前的世界里,夜晚的活动匮乏和无聊。而在赠地,尤其后冠镇内,情况比笑话里还要糟糕:这里可不仅仅是没电。守夜人产业的员工和武装力量,大部分为追寻梦想,渴望跟着艾格赚大钱或闯出一番事业来的平民小伙子……他们多半可是连老婆都没有。

    有需求的地方,就有靠满足需求为生的人。后冠镇在被称为赠地之都的同时,也是整个颈泽以北除白港以外“皮肉生意”发生频率最高、最密集的区域。交易场所一般在后冠镇核心贸易街后的小木屋或地窖中,提供服务的女性大多为从塞外而来、失去了大部分家当乃至家中壮年男性成员的女性,而客户群体主要为守夜人产业员工、士兵,以及部分手头较为宽裕的山地氏族民。

    琼恩·雪诺曾向艾格反应过此事,认为这种乱象有伤风化,把赠地之都搞得乌烟瘴气,也有损守夜人军团形象,要求艾格下令禁止这种肉体交易。

    并不无礼的要求,但艾格摇头否决了,原因很简单:事有轻重缓急。

    在这个尚未完全成形的小社会里,手上资源有限的自己不可能搞福利体系,免费发粮食养活所有人。新赠地民们必须通过服役、劳动来换取粮食喂饱自己。

    艾格及其信任的下属们尽了一切努力:让男性建房修路、入伍操练,让女性打扫卫生、洗衣做饭……但绞尽脑汁,后勤部也只能创造出相当于新赠地民人数四分之一的岗位和工作机会。

    这意味着,四分之一侥幸获得了工作的新赠地民,必须得养活剩下四分之三的同胞和家人。在这种情况下,若仿效史坦尼斯·拜拉席恩那样严禁皮肉生意,无异于将那些在与异鬼的战斗或长城攻防中失去了家庭顶梁柱,自身又没有竞争力的孤儿寡母们逼上绝路。

    更何况,禁令下达了,还得有人去施行……而艾格眼下也实在没有多余的资源、精力和人手,能拿来投入到解决这种不致命的小问题上去。

    听上去很合理的事情,并不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适用。至少,在赠地、在艾格正式当选总司令、坐稳赠地实际最高领导人的位置,也没找到办法为所有人都提供养活自己机会的当下,就贸贸然先搞什么扫H……简直就是本末倒置,轻重不分。

    不过,不禁止不代表完全放任。艾格还是做出了几个约束性的规定:皮肉生意不许拿到台面上来做、严禁进入后冠镇的围墙,也绝不允许妓院、职业皮条客这样系统性的组织和角色出现,当中间商赚差价,成为这个新生社会的寄生虫。

    ***

    当然,以上和赠地眼下正要发生的变数没什么联系。

    再怎么精力旺盛欲hx望爆棚,也不至于搞到深夜,更别提后冠镇晚上是要闭门宵禁,严禁进出围墙内外的。

    所以,当长夜堡的迎接晚宴进行到最高潮时,白天热闹而繁忙的赠地之都已经黑灯瞎火,彻底陷入休眠的沉寂,只剩下围墙顶上执勤的哨兵仍醒着了。

    冷。

    好冷。

    真特么冷。

    在这种天气里在城墙顶上放哨,人脑仿佛都被冻僵,除了这个念头外再没多余的空间能想其它东西。牙齿打着颤,哈奇裹紧了身上的斗篷,往避风的角落里缩了一缩。

    他是这一班岗哨的班长,负责确保这一班哨兵们恪尽职守。若他这个监管者被抓到在执勤期间偷懒睡觉什么的,虽然不至于掉脑袋,却妥妥的会被开除并遣送回家。

    理论上讲,没有人监督他,但他不敢开小差。

    守夜人产业的武装力量虽然不是正式的军事组织,军法规矩却比世上任何一支军队都严,长官们称之为纪律。这种“纪律”严苛到……即使身为其中一员,经常要执行纪律对手底下士兵进行批评处罚,哈奇偶尔依然会觉得这有些小题大做。

    但没有人有怨言……至少没人敢公开有怨言。

    薪水决定了雇员对老板的态度。

    每月一银鹿,明天后冠镇里的所有产业员工就会都跑得干干净净。

    每月十银鹿,至少会有一半人一边暗念着“老板我是你爹”一边随便应付着混日子。

    可若是每月一百银鹿,那便足以迫使大家忍着牢骚,好好干活了。

    而“守夜人产业安全保卫队”的士兵,工资加上生活费、来到赠地服役的补贴等,总收入接近每月一金龙。

    一金龙是什么概念?

    摊上穷一点的地方、人少一点的村落,骑士级的小领主每月能收的税也就是这个数量级。

    这样的工资,在这样一个世界里,绝对能让99%的人都心平气和地接受离家千里、冰天雪地……以及一大堆五花八门执行得还特别严的规矩了。

    更何况,在守夜人产业的编制里他们是士兵,但在赠地——他们几十人实际上却都是军官身份。他们皆在君临的产业园里接受过系统培训操练,成绩优异才能被选中派来后冠镇,每人手下都有五六七到十个不等的山地氏族或赠地民战士可调遣,而一旦出现情况需要大量召集军队,这个数字还随时可以变成五十、一百。

    他们就是艾格宏大蓝图里军事部分的合格产物,需要时,以守夜人安保队士兵为骨架,召集接受过基本训练的氏族或赠地民,一支军队一夜间便可成形——而这,已经在助北境驱逐铁民的作战中得到了验证,切实可行。

    一个毫无家庭背景和特殊本事的平民,在这样的待遇面前,可不敢随便说“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种嚣张话。失去了眼下这份虽然略有些艰苦,却体面且薪水丰厚还看上去前途光明的工作,回到南方可再没大人物会像守夜人产业这样:只看重能力和态度,不在乎姓氏和出身。

    回家种地或混迹跳蚤窝靠打零工过活,那便一辈子都要过更辛苦、还没有任何前途的苦日子。

    ……

    坚持住,再撑一小时,他就能心安理得地回到温暖的房间里,一觉睡到明天中午了。

    就在哈奇一边发抖一边默默数着数,苦等着下一班哨兵来顶替自己时,墙外出现了点情况。

    一排几个光点出现在北边视野尽头,沿着国王大道一路靠近,顶着猛烈的风雪穿越两边都是房屋的后冠镇对门街道,来到了北门底下。

    不是敌人,这很明显:来者完全没有掩饰自己行迹的意思:十余人皆脚步沉重、气喘如牛,看上去个个都筋疲力尽。其中不到一半举着火把,所有人衣服、帽子和眉毛胡子上都是雪花和细碎冰凌。他们费力地“趟”着积雪从国王大道上朝南而来,一直跋涉到城门底下才站住。

    “开门!”

    值过了无数夜班,哈奇还是头一回遇上这样大摇大摆半夜叫门的:“谁?这都什么时候了!想进城的,等明日天亮了再说!”

    “我是肯特!亚姆大人下午命我快马赶往长夜堡报信,我现在带回了首席后勤官大人的紧急指令!”

    “肯特?”哈奇皱了皱眉,守夜人产业在后冠镇一共也就一百多正式员工,他当然认识对方。但认识,并不意味着就能坏规矩:“紧急指令?后冠镇眼下除了值夜班的卫兵,所有人都睡下了,就算是真的,谁来接受执行命令呢?我劝你,还是去找旅店凑合一晚,明天早上再说吧。”

    “你听得懂通用语吗?紧急指令就是紧急指令,需要在天亮前就开始执行,十万火急,耽误了首席后勤官的大事,你担待不起!”

    “规矩就是规矩。”哈奇一点也没被吓到,但也不敢完全不当回事:“这样吧,我放个吊篮下来,把军令文书吊上来,我替你交给长官。”

    “时间紧急,没有完整的文书,细节需要口述传达!你把我人拉上去,我亲自去和亚姆大人解释!”

    “唔……这样也好。”

    哈奇并不担心知根知底的同僚会出什么问题,他怀疑的是跟在肯特身后那十几名壮汉。万一他们是游荡的野人强盗,挟持了产业员工试图混进后冠镇搞破坏,那就不妙了。

    担心很快被证明是多余的,叫来几名同班的下属哨兵,垂下绳索后,肯特一人攀着绳索被拉上了墙,随他而来是十余人并无丝毫阻挠的意图和动作。

    拍掉身上的积雪,肯特朝几名哨兵打过招呼,急匆匆地下了城墙,向后冠镇内的住宿区赶去。

    十分钟后,艾格的指令被送到了守夜人驻后冠镇后勤官亨佛利·希山,以及镇长亚姆手中。

    半小时后,当远在二十多里外的长夜堡晚宴接近尾声,参与者渐渐散去,早已进入休眠状态的后冠镇却渐渐苏醒,热闹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