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226章 故技重施

第226章 故技重施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凭观察得不出结论,但艾格有嘴有脑,可以问,然后自己判断。

    “为什么罗德利克爵士杀了波顿的私生子,反倒让这臭烘烘的家伙活了下来?”

    北境士兵中的为首者回道:“罗德利克爵士希望能让此人在波顿伯爵回北境时当面向其供述他那私生子的罪行,从而让波顿家自动放弃对霍伍德家领地的要求。”

    原来如此,艾格点点头:“那为什么最后又把他放出来送给守夜人了?”

    “呃……前两天波顿伯爵从南方写信回临冬城,宣布与自己的私生子断绝一切关系。拉姆斯·雪诺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无法代表波顿家,他放弃对霍伍德城及其附属领地的宣称权。”

    另一个士兵插嘴道:“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了信的内容,现在还背得出哩——‘私生子的血脉永远是祸乱之源,这位拉姆斯先生天性便是狡猾、贪婪而残忍。我宣布自己和他脱离关系。如果他苟活于世,我的娇妻和我即将生下的合法子嗣便永不得安宁。”

    “好果断,这卢斯·波顿真是个狠角色。”亚姆赞叹一声:“同是北境人,不同人对自己私生子的教育和态度,可当真是截然不同啊。”

    这显然是在与艾德·史塔克的私生子琼恩·雪诺做对比了,在场人都能一下听出其中潜台词,共鸣之下,不由得纷纷点头赞同。

    艾格心中怀疑更甚,看向了臭佬:“这家伙这么臭,让他加入守夜人,恐怕我以后都不想再进黑城堡了。”

    “大人受不了这味道,我可以马上去洗洗。”臭佬乖顺地回答道。

    臭佬身上的臭味可洗不掉,艾格继续试探:“可守夜人军团已经这么乱了,我再收你这样的人渣,有什么用呢?”

    “大人,那些坏事全是波顿老爷的私生子命令我做的!我能读会写,什么都干得了,守夜人军团会需要我的!”

    真正的臭佬怎么可能“能读会写”?几句话说完,艾格已经几乎确定面前之人便是拉姆斯·雪诺——小剥皮。

    又一个反派,比杰诺斯·史林特都更恶心的家伙,自己让守夜人军团活捉了尸鬼,向七国贵族证明了人类天敌的存在,而这帮家伙给自己的回应便是:该打的仗照样打,但同时“慷慨”地将所有人渣全施舍给守夜人军团?

    熟悉的怒意泛起,艾格强抑住突如其来的情绪波动。他的庞大计划才刚刚开始,肩上承担着北境及七国居民的安危,还有追随者们和守夜人产业所有员工的前途,他不想、也没有精力再和反派进行毫无意义的斗智斗勇,将自己暴露于危险之中。

    ***

    “如果我拒绝此人加入守夜人军团,临冬城城主或罗德利克爵士……将会怎么处理此人?”

    灰袍士兵耸耸肩:“我不是临冬城人,对布兰少爷和罗德利克爵士了解不多,大概……吊死或者砍头吧。”

    “大人?”臭佬闻言惶恐起来,“我什么都能干,保证对守夜人忠心耿耿。”

    “算了。”艾格摇摇头,将此人送回临冬城让史塔克家来下手是最保险的选择,但人一旦离了自己手掌便存在变数:莫尔蒙司令可能会否决自己的命令将其接回黑城堡,这家伙可能半路逃脱等等……他不想冒险了。“此地到临冬城好几天路程,来来回回浪费时间,找个地方,把这家伙吊死吧。”

    “大人?为什么啊大人,我什么都没做啊大人!”臭佬没想到局势会变化得如此之快,吓了一跳,大叫起来。

    “立即执行。”

    “饶命啊大人,那些坏事真不是我干的!”囚犯挣开了两名士兵的手冲向艾格,也不知是想攻击他还是抱着他的腿求饶,但没跑两步便被一名北境士兵拿长矛扫倒,摔了个狗啃泥,爬起来还要大叫,却被矛杆打在脸上,满嘴牙顿时碎了大半,鼻子以下一片血肉模糊,说的话再也没法让人听清。

    虽然不明白艾格为什么忽起杀意,但士兵们其实也早就不想再押送这臭烘烘的家伙了:“可这里哪有执行绞刑的地方呢?”

    “没有,那就去墙外找棵树,或者竖一根木料便是,你们自行处理,无需再问。”

    艾格其实并不百分百确定眼前此人就是小剥皮,也并没什么证据证明他加入守夜人后仍会干坏事或威胁到自己……但他也想通了:为对自己的事业,自己的追随者和朋友们负责,杀错一个恶人又怎么样?

    ……

    “大人,就算您不喜欢此人,也犯不着直接杀他吧。”看着臭佬口齿不清地叫着被几名北境士兵拖走,亚姆脸上的疑惑之色完全掩盖不住,他从来不知道艾格还有这等心狠手辣的一面:“万一黑城堡或临冬城那边追究起来……”

    莫尔蒙肯定会很不满,也许会约谈自己,通知自己不得再拒绝任何人加入……临冬城那边估计也会觉得受到冒犯,但无论发生什么,他们也只能让艾格下次不许再先斩后奏,而没法将杰诺斯和拉姆斯这两个家伙救活了,

    自己绝不会受到任何实质性的处理:熊老不可能在眼下这危急关头自断臂膀,而临冬城那边……罗德利克爵士也许会抱怨自己几句,但有自己救过布兰和艾莉亚的情分在,史塔克家绝不会因此为难自己。

    至于卢斯·波顿的报复……自己只是下令处死了把他私生子带坏的“臭佬”而已,他为什么要报复自己?

    “没人问就当这家伙不存在,有人问起,全往我身上推便是了。”艾格不以为意地说道,“也许我该让莫尔蒙发条声明,声称守夜人不再接受恶性罪犯了?什么人都往长城送,这样下去,谁养得活那么多人!”

    又花了几十分钟视察了下空空如也但高大坚固已经准备好迎接货物的仓库,小小的后冠镇算是参观完了。艾格再来到大门口时,“臭佬”已经被挂在了镇门外一颗结实的橡树侧干上,望着那具在风中摇摇摆摆的尸体,艾格内心忽然被触动:这真是个残酷、冰冷而真实的世界,没有什么所谓重要角色、主角和配角之分,大家都只是凡人罢了。

    强如魔山,原剧情中戏份那么多,在这个世界里自己连见都没见一回便被泰温摘了脑袋送给多恩以求对方退兵;而狡猾邪恶如小剥皮,时运不济落到了解他的艾格手里……在艾格自己的地盘上、自己的士兵们包围下,一句话就能让他魂归天地。

    自己此刻正做的事,大概就叫杀伐果断?历史上所有获得这评价的枭雄们,是否也有过和自己一般险些阴沟里翻船的经历和考虑?..

    自己并不比魔山强,也不比小剥皮狡猾,若不始终保持警觉和对敌人的残忍,万一哪天落到对头或讨厌自己的人手里,怕也不会比面前的尸体更好多少。

    ***

    “不用一直挂在这,明天撤下来,找个地方埋……不,烧了。”艾格收回思绪,重新看向亚姆:“此外,我还有些其它任务要交给你。后冠镇要有自己与外界通讯的能力,在岛上那座塔顶加一层鸦舍,我会问莫尔蒙要人来养信鸦。此外,我没空去南面和北境诸侯一个个谈粮食采购,你把这边的事情安排好后往南一趟,每个家族都拜访一回。摆正态度——我们是买,不是要他们捐。我清楚现在已经是北境传统上需要开始屯粮的秋季,但请他们看在守夜人保护北境的份上,尽量不要抬价太多。”

    “明白,还有其它吩咐吗?”

    “哦,对了,带一百金龙在身边,每到一地便想法换零钱——银鹿,铜星,铜分,什么都要,越零碎越好,想让每个氏族民都学会用钱,光有金龙可不够。”艾格想了想,再没其它事需要交代,“这边我实在没可用之人,你辛苦下了。罗柏派给我调遣的士兵,我带走五十个,剩下的你用着,注意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