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342章 西进会议(下)

第342章 西进会议(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两个铁民离开了,但和他们同样是新加入者的红袍僧马奇罗却留了下来,坐在达里奥·纳哈里斯缺席而空出的位置上,和女王之手培提尔、无垢者指挥官灰虫子、丹妮宠爱的小文书弥桑黛等重臣……以及丹妮莉丝本人,一起凑成了原本御前会议般的一桌。

    “铁民们主动前来寻找您显然动机不纯,但说来说去——任何人做事必然都有所求,或为外物利益,或为内心满足,‘动机纯正’根本就是个莫名其妙的概念,我们无需太过指责或敌视他们。无论是经验丰富的水手还是远洋船,都是我们眼下需要的助力。”培提尔耸耸肩:“那个攸伦我不认识,了解也不多,他所谓的削弱史坦尼斯和小伊耿双方是为您开路的说法显然是扯淡,但至少‘确实在采取行动’这一点没有说谎。在港口被封锁的情况下,我们所能获取有关维斯特洛局势的信息有限,但毕竟还存在一些……经过筛选分析后,我挑出了其中应该不假的部分。”

    “说吧。”丹妮莉丝点点头。

    “那个自称是您侄子的伊耿·坦格利安,正在史坦尼斯·拜拉席恩面前节节败退,前期在风暴地打下的大块领土如今除了风息堡和海外诸岛已经全部被夺回。而他的两个重要盟友中:河湾已经在连番败仗下渐渐失去野心,若非史坦尼斯坚持不肯退步与之和谈,只怕早已息兵罢战;而多恩,因为未知的原因,一直没有大规模出兵为之而战,巧的是马泰尔家在想什么我们已经清楚:道朗亲王偷偷派来了昆廷王子,试图与您联姻——他们不想推一个来路不明的伊耿上王位,而是希望昆廷的子嗣坐上铁王座。”

    “而另一边的簒夺者家族……史坦尼斯并不像他看上去那么稳操胜券。史塔克家因为铁民入侵北境而返回救家后,他虽然依靠风暴、王领、河间和谷地的军队依旧能对伊耿的黄金团占据上风,但其实不具备压倒性优势。各家军队为国王作战的义务是有时限的——而如今战争时长早已超出这个限期,随着冬日来临,拜拉席恩家也将面临粮食和财政的双重困难。”培提尔条理清晰地分析着:“加上铁群岛在这其中搅浑水,看哪方占优就在哪方屁股后面骚扰……最终,仍在相争的两王必定会停战——不是他们想,而是他们不得不停。而这,对您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为什么不是好消息?”弥桑黛疑惑地问道:“如果我没搞错的话,维斯特洛是只能有一个王的,不同的称王者间无法和平共处——停战也只能是停战,永远不会变成和平共处。当女王反攻维斯特洛,那个小伊耿就算不主动称臣,也至少不会在击垮史坦尼斯前就与我们为敌吧。”

    这么一个比丹妮莉丝还要小几岁的丫头能列席御前会议,培提尔最初也十分诧异和抵触。但随着时间推移,渐渐见识到了这个女孩远超同龄的成熟和智慧后,小指头已经开始适应她的存在,并努力以平等的态度来对待她。

    “没错,史坦尼斯和伊耿永远不会变成和平共处,但这依旧对女王陛下极其不利。”小指头摊摊手:“那个小伊耿不论真假,至少明面上与女王同姓。但史坦尼斯作为簒夺者的弟弟和继承人,却是与我们不死不休的。而他如今对大半个维斯特洛具备控制力,一旦入冬停战,你们说是他的实力恢复得快,还是无根无源的黄金团恢复得快?”

    丹妮莉丝明白了培提尔想表达的意思:“眼下正是簒夺者家族最脆弱无援的时候,我应该抓住机会。”

    “没错。”

    ***

    通过对各种渠道而来大量线索的分析,培提尔几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如今正在维斯特洛战场上与史坦尼斯正面对抗的这个所谓“小伊耿”,是瓦里斯在背后辅佐支持。这太监数十年来总是张口忠诚、闭口人民,其实一切谋划和布局,都是为了最终推这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坐上王座。

    但让培提尔十分幸灾乐祸的是,种种迹象显示——因为自己被纸条事件爆发逼迫逃亡后七国局势令人措手不及的飞快变化,那胖子的计划并没有完全按原先预想的进行,而是出现了些偏差。其中最严重的一条便是:本该压轴出场收拾残局的“真龙血脉”和黄金团被迫提前登场,以至于现在不得不与一个至少被大部分七国人承认的铁王座之主正面刚。

    从情感上来讲,培提尔很想无视从各方面而来的催促,在奴隶湾吃瓜看戏,坐视瓦里斯的通盘计划一点点崩溃和失败。

    但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是女王之手,他必须得理智地为丹妮莉丝……最终也是自己的利益考虑:若在一旁作壁上观,眼睁睁看着史坦尼斯消灭小伊耿,待女王的大军踏足维斯特洛之际,所要面对的就是一个统一的七国。

    而那样的对手,征服者伊耿也不曾面对——太过巨大的实力差,是三条龙和无垢者难以抹平的。

    尽管很不情愿,但培提尔最后还是向女王呈上自己理性分析后得出的结果:眼下正是反攻维斯特洛的最佳时机。一旦史坦尼斯击败了伊耿,降服铁岛,那时候就来不及了。

    ……

    丹妮莉丝认真地思考一番,却摇摇头:“恢复实力,那便让他恢复吧,我有三条龙。”

    这是在把三条龙考虑进去后才做出的判断啊,我的女王大人唉!培提尔哭笑不得,脑子略微一转,开口曲线救国:“陛下,您知道席瓦斯棋吗。”

    “你会问别人知不知道一加一等于二吗?”丹妮莉丝嗔怪地看了眼自己的首相,“我并不擅长,但知道该怎么玩。”

    “什么棋能杀死龙?”

    “投石机。”

    培提尔摊手:“您看,几百年前的人就已经知道了,龙并非无敌的。我十分相信您此次东去习得了完整的驭龙术,您第一次第二次骑龙上战场,肯定能大杀特杀,震惊世界;但第三第四次就会发现——敌人开始设法对付龙,或是骑在龙背上的您;待到第五第六次,也许更往后,最终总有人会发明出对付龙的可靠办法。”

    “我还有无垢者,还有自由民兵团。”

    小指头皱眉苦笑,摇摇头:“灰虫子,向女王汇报一下无垢者的状况,以及自由民兵团的训练进度。”

    “在前不久的弥林保卫战中,无垢者亡七百二十四人,伤九百余;但由于渊凯军队从阿斯塔波进军来时带来了苍白母马,不幸传染入城内后,也影响到了无垢者。尽管我们尽快采取了隔离,但最终还是有几百人感染,如今已经减员几十人,还有大量病员已经开始便血,医者和蓝圣女们正在极力治疗,但能救回的人不多。”无垢者指挥官点头,面色肃穆、一丝不苟地开口:“由于担心瘟疫传染的因素,外加粮食不足,自由民兵团的训练一直在以小规模、分散型的方式进行。到目前为止,仅完成了队列阵型和基本指挥信号的操练,武器装备仍短缺,三种长矛的使用方式也才在教授练习第一种。”

    “您看,陛下,八千无垢者您已经只剩六千,而自由民兵团离战无不胜还有不知道多少路要走……就算完成,您也将只有不足两万士兵。这么点人,若是对方早早闻风准备好对付龙的手段,您连君临一座城市都拿不下,遑论征服七国?”培提尔耐心地劝说道,“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趁着史坦尼斯的军队仍在与伊耿作战,而‘龙已经可以投入战场’的消息尚未传开前,尽快返回维斯特洛,出其不意开始收复七国之战,在对方反应过来前就创造出足够的优势,并将尽可能多的支持者聚集到麾下。”

    ……

    “陛下,您允许在下留在这里,我便视作您允许我发言。”在三言两语逼走铁民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红袍僧马奇罗忽然开口道,“光之王在火焰中警示:凡人不可道的远古异神已经在祂所盘踞的极北之地完成了力量的积蓄,准备挑起终焉之战。您若是还不立刻赶去你应该在的位置,而是坚持要在奴隶湾完成‘统治’的全盘练习、坚持要解放完厄索斯的奴隶再背负责任……那等您终于做好一切准备时,狭海对面那片土地将已化为焦土和生命的禁地,成为和瓦雷利亚半岛一样人人避之不及的险地,再无争夺的意义。”

    培提尔不信什么火焰中的预言之类的鬼玩意,但看在这红袍僧是和自己相同立场的份上忍住了没有出言抬杠——而丹妮莉丝则恰好相反,在亚夏一游后,她已经切身体验到了:这个世界上超出常人想象的存在,绝不只有自己的三条龙,有人能从火焰中看到过去已经、或现在正发生的事情,绝不是胡诌。

    但,若有人仗着这一点,为兜售自己的观点、为满足自己的私利,把什么事情都推给“光之王在火焰中警示”,危言耸听以增加说服力,尝试糊弄自己,那就得让他明白什么叫睡龙之怒了。

    “光之王在火焰中这么说么?”丹妮莉丝微微一笑,决心抬杠的同时再顺便测试一下——面前这个红神祭司,到底只是个虚有其表的传声筒,还是真有本事的超凡者。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那自己将允许他待在自己身边。

    亚夏一游对小女王的认知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她开始意识到,超凡力量其实是这个世界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之一,与其被动地受影响,不如将其置于自己阵营中,正确地运用它:“很好,光之王有没有在火焰告诉你,我此行东去,发生了些什么故事?”

    马奇罗漆黑一片的脸上露出了莫测的微笑,因为表情的变化导致眼眶中白色露出面积的缩小,他的面部一时间显得更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