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盛唐太师 > 第二一二章办砸了给我去北海放羊

第二一二章办砸了给我去北海放羊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第二一二章办砸了给我去北海放羊

    

    唐朝的房产其实相对而言,并不算便宜。当然,像轩天下这样动则二十多亩的大宅子别当别论。

    

    对于唐朝房价,最直观的证据,有一座碑文拓片上记载的,是在唐玄宗时期,在永阳坊有一座占地面积二点九亩,拥有三十九间房屋,成拍价格是一百三十八贯,约合人民币五十八万六千多块。

    

    大家是不是以为唐朝的房价便宜?一座大别墅才不到六十万?事实上,唐朝的政策与后世最大的不同,就是户口直分,宅基地就像耕地一样,有官府分配,在唐朝规定,普通人家每3口人给一亩宅基地,“贱民”之家每5口人一亩,如果多占,一亩笞十(每超过一亩打10大板)。

    

    同时还规定,一处房产或地产要出售,买卖双方谈妥还不行,还要征求所在地的邻居以及卖方族人的意见,“先已亲邻买卖”,即邻居和族人有优先受让权。

    

    除了限购之外,唐朝还有“房产税”,根据史料记载,豪华的“上屋”每年每间收两千钱,一般化的“中屋”每年每间收一千钱,差一些的“下屋”每年每间收五百钱。

    

    唐朝伟大文学家韩愈写了一首诗“始我来京师,止携一束书,辛勤三十年,以有此屋庐!”

    

    韩愈不是平民,虽然不算世族门阀,至少也是官宦世家,他的父亲韩仲卿是秘书郎。也算是唐朝的中产阶级,韩愈经过三十年辛勤工作,在四十九岁时任太子右庶子(正四品下),正儿八经的“国家队”成员,终于在靖安坊买了房这份地产大概占靖安坊的三十二分之一。在当时已经算是高端住宅了。

    

    杨天保自然知道这个时代房屋的局限性,哪怕是平民也给至少一亩的宅基地,事实上作为三口之家,根本就住不下这么多房屋,一般平民百姓也就盖上三五间房,其他的地方,不是种菜,就是种植瓜果。

    

    就像观国公府,占地虽然一百多亩,事实上建筑面积也只有二十亩不到,观国公府有假山、有人工湖、有花园,有亭榭楼阁,也有果园、有松柏园。

    

    作为长安这么一个寸金的地方,种花草还可以理解,怎么能用来种菜呢?种果树,甚至用来种粮食,实在太过份了。

    

    杨天保想到这里,开始有了一个模糊的计划,唐朝虽然有房产税这一首税种,不过杨天保却是勋贵,他完全一文钱都不需要交。

    

    这种房产税事实上可以避免炒房,而且房屋买卖还涉及一个观念性的问题,宅子和田地要留给后世子孙,除非万不得已,一般不会卖房。

    

    房地产在唐朝,其实还是一块未开发的处女地。

    

    想到这里,杨天保望着梁三宝道“田四喜在城管大队怎么样?”

    

    “田四喜?”梁三宝心中苦笑,这位爷终于想起田四喜了,当初田四喜是杨天保的仆从,不过因为手脚不干净,被杨天保打发到了城管大队。

    

    虽然是城管,也有三六九等。

    

    城管分队长最舒服,只需要每天检查所在坊里的路面卫生情况,吩咐需要整改的地方,对城管成员进行考核。

    

    当然像打扫街道卫生只是一般情的工作,清理下水道、旱厕才是最累的工作,不过旱厕也好,下水道的淤泥可以肥地,也可以卖给近郊农肥地,反而是一种有油水的工作。

    

    梁三宝道“田四喜现在养鸡!”

    

    城管大队管着长安南城三十二个坊的公共旱厕,也包括三十二个坊里长达一百多里的下水道可以获得的淤泥和粪便,不是一个小数目。然而这种粪便也好,淤泥也罢,并不能直接上地,还需要发酵也就是所谓的堆肥。

    

    城管大队在长安城外十里堡的下风口,就有一座占地莫约十几亩的堆肥点,不过粪肥是这个时代唯一的肥料来源,当然是宝贵物资,也需要有人看守。

    

    杨天保记得后世有个段子,某人上完厕所出来,发现公共厕所被锁上了,他郁闷的厕所上什么锁,担心别人偷屎吗?

    

    在后世或许是笑话,在这个时代偏偏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城管大队有十数万石粪肥,如果没有人看守,肯定会被人一夜之间偷光。

    

    这对于古代人来说,并不是十万石粪肥,而是可以增产超过数十万石粮食,不得不让他们疯狂起来。

    

    刚刚开始,田四喜只是在看粪肥,防止粪肥被偷,后来他发现粪肥会生出无数蛆虫,这些蛆虫用来养鸡,鸡会长得又肥又大,而鸡所下的蛋也会更加可口。

    

    田四喜也意识到错了,心想着杨天保会把他调回去,然而在长安城外,田四喜一等就是三年多,依靠着养活上万只鸡,他还成了远近闻名的鸡倌儿。

    

    杨天保道“你派人通知他,我明天要见他!~”

    

    ……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田四喜宁愿自己饿死,也不会多手,向利用杨天保对他的信任,从中捞好处。

    

    作为杨天保最早的仆从之一,田四喜被城管大队的流放在积粪站,这种日子可以说不是人过的日子,虽然吃喝不愁,关键是吃什么东西,喝什么东西,都带着一股子去不掉的粪味。

    

    能吃饱,其实也不会在意粪味不粪味,羡慕田四喜的人多了,毕竟他可是每天想吃鸡蛋就吃鸡蛋,想吃鸡肉就吃鸡肉。

    

    可是,作为一名仆从,他也是有梦想的,他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当上管家,可以娶一房妻子,再生几个大胖小子。

    

    更何况,虽然没有见过杨天保,却也知道杨天保越来越发达,不仅当上了都督,还娶了皇帝老儿的闺女。

    

    在世族门阀中,认为与拥有着鲜卑血统的李唐皇室结亲,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可是,对于生斗小民而言,这是足以光耀门楣的事情。

    

    可是在这个地方,别说女人,连老鼠都是公的。

    

    好不容易得知消息,杨天保终于想起田四喜这号人了,他急忙连夜返回长安。

    

    长安城自然是不会允许一名仆从随意进城,他就排在城门口,等待着开城门的时候,第一时间跑到杨天保面前。

    

    田四喜并没有回苏宅,而是直接去了城管大队总部,然而抵达城管大队总部的时候,田四喜发现城管大队,大变模样了。

    

    此时临时安德坊坊前,一排气势恢宏的门楼,正在拔地而起。仅仅门楼就有三四百步那么长,门楼后面,是鳞次栉比的屋脊,不晓得藏了多少进院落。

    

    好不容易找到杨天保的时候,田四喜看到杨天保熬的一嗓子,差点把杨天保吓一跳。

    

    “公子……”

    

    田四喜的眼泪,便一下子泛滥起来,几乎抱着了杨天保的大腿,开始拿杨天保的裤脚擦拭自己的涕泪。

    

    杨天保一脚将他踹开“狗东西,怎么这么臭,刚从粪堆里出来,赶紧的,去洗干净,不洗干净,别来见我!”

    

    田四喜的哭声嘎然而止,他不敢再惹杨天保生气,杨天保一生气,可是足足把他冷落了三年多。他也是跟着杨天保的人,知道杨天保的习惯,衣服可以旧,可以破,但是必须干净。

    

    他虽然洗过澡,可惜,化粪站的水也带着臭味。

    

    田四喜急忙跑向食堂,向胖大厨要了一些热水,属于滚烫滚烫的那种,他自己调好水,一下子跳进热水木桶中。

    

    “熬……”

    

    如果不是木桶太高,田四喜肯定一下子可以跳出来,只是非常可惜,他并没有跳出来,被热水烫得熬熬大叫起来。

    

    热水去灰,拿着刷子咬着牙刷洗起来,直到皮肤洗得仿佛刮过痧,田四喜这才出来,连他的旧衣服直接丢掉,找城管要了一套城管制服,这才前往木屋见面杨天保。

    

    杨天保不等田四喜开口,就直接说道“知道叫你回来做什么吗?”

    

    “少爷挂念着小人?”田四喜一面抹泪,一面激动的回答杨天保。

    

    “想你麻……杨天保深吸一口气,做人要有良心,毕竟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单道真、沈从文、周普、吴善思,就连魏无忌这个贼头,都成了一方都尉,朝廷命官,杨天保也没有太过在意。

    

    杨天保背着手,艰难的道“不错,不过,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

    

    田四喜刚止住的泪水,又忍不住泛滥起来,听到杨天保说这样的话,还真是难得,可见到杨天保一脸认真的神色,他不敢哭出声,而是做出一副聆听状。

    

    杨天保见田四喜不在哭啼,背着手走到了窗边上,眺望着窗外的风景,随即道“你给我去办一件事,这件事如果办砸了……”

    

    “小底还去化粪站养鸡……”

    

    “屁话!”杨天保笑骂道“你想得美,如果办不好,我让你去北海放羊!”

    

    虽然田四喜不知道北海在哪里,看样子应该不近,毕竟自己没有听过,更何况环境应该会比化粪站更差。

    

    “不要啊……”田四喜急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着。可是看到杨天保一脸不善。田四喜急忙变脸,变得一脸郑重的道“小底要是办砸了,就把脑袋拧下来给公子当球踢!”

    

    杨天保点点头,满意的道“你现在去找些人,把光行坊、延祚坊、保宁坊、安义坊、昌乐坊、安德坊、通善坊、通济坊、青龙坊、曲池坊所有空闲宅基地,全部以最底的价格买下来!”

    

    田四喜掰着手指头道”十二个坊,这恐怕要不少钱吧?“

    

    ”钱的事你不用管!“杨天保道”你只管去招人,招一些会记账、口齿伶俐的人,按府里二等仆从的例钱招,先招一百个,你是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