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神豪从做出选择开始 > 第510章 人心是长在肚皮里面的

第510章 人心是长在肚皮里面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独自在豪宅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最开始的两天,林丁强还能每天按时起床,给自己准备早餐。要是觉得无聊,就喝喝酒、抽雪茄,再不然就打开电视,看看没有字幕的tvb。

    一时间,林丁强觉得这样的日子还算是不错。

    可从第三天开始,一种从心里莫名产生的空虚感就逐渐取代了这样有规律的生活。

    他不再早起,每天都睡到日上三竿,因为他清楚,就算是自己起来了,这个家里也只有他一个人。

    他每天盼望着与两名女生的通信,辛晴一般是下午三点左右会发来视频电话,跟林丁强聊聊天。而霍瑾薇则是晚上八九点,会跟林丁强讨论一下今日的进展。

    林丁强就这样在九肚山上渡过着这段最艰难的日子,他常常站在阳台上看向北方,心想着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咚咚咚。

    三声急促的敲门声传来,这让林丁强瞬间绷紧了神经。

    照理说不会有人在这个时间段来霍瑾薇这里,林丁强甚至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看向大门的方向。

    但敲门声在停顿十来秒之后,又响了起来。林丁强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站在门后,通过一旁的可视屏幕看清了来人究竟是谁。

    在摄像头里的身影并不陌生,林丁强除了感到惊喜之外,又意外。

    他打开了大门,笑呵呵地说着:“六子!你怎么来了?”

    王柳顺笔直地站在门口,身后还躲着一名女生,看样子很熟悉。

    “强哥,我给霍小姐打了电话,她说你在这儿。我就过来了。”王柳顺晃了晃手中的口袋,“专门给你带过来的。”

    口袋里装着焦圈、酱大骨之类的东西。这些食物本不值钱,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由王柳顺送来,其中的情谊就无价了。

    林丁强接过了口袋,开心地说着:“快进屋!刚到吧?”

    两人进了屋,面对霍瑾薇的豪宅,二人竟然有些不知道在哪儿下脚。

    林丁强给两人取来了拖鞋,换上之后,看着两人紧张的神态,故意问道:“六子,你不介绍一下?”

    王柳顺赶紧说道:“强哥,这是我媳妇陈燕妮。燕妮,这是强哥。”

    陈燕妮微笑道:“强哥好。我们在豆汁店的时候见过面。”

    林丁强微微笑道:“喝水还是喝茶?”

    “都行。”

    林丁强给两人接了两杯水,坐在沙发上之后,接着问道:“六子,你怎么想起过来了?”

    王柳顺依然很拘束,“我和燕妮上周领了证。我和她都没有出过远门,就想着找个地方度度蜜月。”

    “所以就来这儿了?”

    “是啊!”王柳顺直白地说着:“现在生活是宽裕了点,但还是想存点钱,争取早点换一个大房子。但又不能亏待了燕妮,所以就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林丁强瞬间反应过来,“不是,你们俩领证了?”

    “对啊!”

    “你上次不是说还要去燕妮老家吗?”林丁强吃惊道。

    王柳顺皱着眉头,“也去了啊!她爸爸妈妈没有什么要求,就只要了三万三的彩礼钱。”

    “你小子动作还挺快的!”林丁强打趣道:“这么快就把燕妮娶回家了!”

    “遇到了好的缘分当然要抓紧。”王柳顺认真地说着:“强哥,你也赶快啊!”

    “咳咳!”林丁强的处境是王柳顺不能理解的,他岔开话题,“这次准备玩几天?”

    “我们打算玩三天。”王柳顺微笑道:“去看看海洋公园和迪士尼,然后再陪燕妮逛逛街。”

    林丁强一下子来了兴趣,“要不我带你们......”

    话还没说完,林丁强又想起现在的自己不方便出门,改口道:“六子,我这段时间不方便,就不能带你们出去玩了。”

    “没事的,强哥。”陈燕妮感谢道:“我和六子在来之前就做好攻略了!”

    王柳顺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放到了桌上,缓缓地说着:“强哥,你的处境我也清楚。这是我来之前,京城的李和儒叫我交给你的。他说请你务必看一看。”

    林丁强看着桌上的信封,上面端写着强爷亲启的几个大字。他回想起当初自己打电话给这位儒爷时候的场景,他没有接,也没有回。

    “好,我待会看。”林丁强点头道:“六子,要不就在这儿吃一点?我下厨?”

    “不用了,强哥。”王柳顺摇着头,看了看时间,示意要走,“我还要和燕妮......”

    “也对!”林丁强苦笑着:“你们两人玩开心点。记得办酒席的时候叫我。”

    “这是肯定的啊!”王柳顺和陈燕妮站了起来,“强哥,那我们就先走了。带给你的东西可要吃啊!要不是带豆汁儿不方便,我肯定给你带上一大碗!”

    “必须吃,必须吃!”林丁强拍了拍王柳顺的肩膀,“谢谢了,六子!”

    “不用客气。”

    林丁强将两人送出了门口,心里更是一阵感慨。能在这个时间点主动来看自己的,恐怕也只有这位发小了。

    他再次回到沙发前,将王柳顺带来的食物拿了出来。一口下去,还是熟悉的味道。

    吃了小一会儿,林丁强才将目光再次放到了李和儒的那份信上。

    他也没有擦手,径直撕开了信封,里面是李和儒写的亲笔信。

    通读一遍,李和儒大致的意思是自己当初没有接电话是因为形势所迫,所有人都远离荣善,他不得不随大流。希望这件事情不会影响到两人的友谊,并许诺在林丁强回京之后一定大摆接风酒。

    行文之间的感情还算是真挚,不过这份信在如今的林丁强看来,也不过如此。

    想起关怒山的忠告,林丁强也没有觉得李和儒是马后炮。

    他只是用这封情深意切、兄弟情深的亲笔信擦了擦刚刚没有擦干净的手,再揉成一团连带着信封,一同扔进了垃圾桶里。

    林丁强走到了露台上再次眺望着北方,人情世故本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他也在不断的思考着,在自己真的回京之后,要怎么和这群看似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们相处。

    毕竟,人心是长在肚皮里面的。

    ......

    晚上9点钟,霍瑾薇准时打来了视频电话。林丁强调整了坐姿,接了起来。

    “六子来找你了吗?”霍瑾薇穿着睡衣,也没有化妆,完全素颜的出现在摄像头里。

    林丁强点着头,“来了,还给我带了焦圈和酱大骨。”

    “没给你带豆汁儿?”霍瑾薇打趣道。

    “没有,要是条件允许的话,他肯定会带。”林丁强回应道。

    霍瑾薇抿笑着:“对了,说说今天的安排。”

    林丁强打起了精神,霍瑾薇接着说道:“经过这三天的努力,内特已经和张小兰成功搭上了线。三亿刀的献金也会顺利成立超级资金。今天中午,我会跟委员会和竞选团队的人见个面,谈谈具体的细节。”

    “辛苦你了,瑾薇。”林丁强感谢道。

    霍瑾薇的眼神虽然有些疲惫,但整个人的精神头还是很不错,她开心地说着:“能帮助你解决问题,我就不会累。只是我很想你,想快点回来。bb,我不在的这几天,你有好好吃饭睡觉吗?”

    林丁强微微笑道:“我都快成了猪圈里的猪了。”

    “那你长点肉也挺好的。”霍瑾薇打趣道:“免得我每次掐你都是一层皮,都掐不到肉。”

    “今天李和儒给我写了一封信。”林丁强缓缓地说着:“他给我道歉来着。”

    霍瑾薇听后,也没有具体问信中的内容,分析道:“现在荣善国内的业务已经全线解封,当初远离你的人也会再次向你靠拢。这次你回京之后,要好好规划一下新的人际关系。”

    “我也这样想的。”林丁强赞同了霍瑾薇的观点,接着说道:“本以为大家会是两肋插刀的朋友,结果还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过客。”

    “除了我和辛晴,恐怕再没有人能在你低谷的时候会选择不离不弃。”霍瑾薇呵呵笑道:“丁强,你可要记得我俩的好。”

    “我当然记得了。”林丁强坚定地说着:“所以我把那封信扔进了垃圾桶。在我看来,这远远比不上六子带来的焦圈和酱大骨。”

    霍瑾薇点了点头,“行了,你也别多想,早些睡觉吧。”

    林丁强看了看时间,“才九点,我是真的睡不着。”

    “哈哈,这样的日子难熬吧?”霍瑾薇的眼睛溜溜直转,她故意将睡衣里的肩头露了出来,妖娆地说着:“要不试试?也算给你解解闷?”

    林丁强的眼睛瞪得溜圆,虽然霍瑾薇穿过不少露肩的礼服,但在这种情况下的诱惑和挑衅明显更具杀伤力。

    “你可别。”林丁强拒绝道:“我又不是小年青了,不上你的这些当!”

    霍瑾薇笑得格外的开心,“行了,行了。我真不逗你了。我还要打电话给内特,联系一下餐厅。要是你真睡不着,就看看电影吧!”

    “哪位老师的?”林丁强半开玩笑地问着。

    霍瑾薇白了林丁强一眼,“都可以。但是你别看太久了,我怕你身子受不了。”

    “我身子好得很!”林丁强拍了拍胸膛。

    “我又不知道。”霍瑾薇挥着手,“空了再聊。”

    “再见。”

    挂断电话之后,林丁强靠在沙发的椅背上,看着灯火通明的客厅,一时间也不知道干什么好。

    人一无聊,就想找点事情来做。

    林丁强看了半天手机,决定给冯晓楠打个电话问问。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林丁强也知道冯晓楠在接到清算四花的任务后,这个时间点肯定没睡。

    “董事长,”冯晓楠不改口的称呼着:“我今天已经派了三波人去四花乳业了。”

    林丁强翘着二郎腿,“怎么样?”

    “根据您提供给我的清单,我们又复核了一次。”冯晓楠缓缓地说着:“在除去您所要的生产线和生产车间之后,剩下的四花乳业目前的市值应该在67亿上下。”

    林丁强点了点头,“那放出风声了吗?”

    “我们已经将要出售四花的消息放出去了。”冯晓楠接着说道:“目前有两家竞品企业抛来了橄榄枝。”

    “谈价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就行。”林丁强大方地说着:“只要不是亏损得太多,我都可以接受。”

    冯晓楠立马说道:“董事长,我做了一个方案。”

    “你说。”

    “我想的是您既然要出售,而且明确了四花乳业被辞退的员工要拿到京城最高的补偿,我就想着把这一部分成本也算到出手价格里面。”

    “你这算盘打得挺不错的。”林丁强半开玩笑地说着。

    冯晓楠也第一次跟林丁强开起了玩笑,“我本来就叫金算盘嘛!”

    但半秒钟之后,冯晓楠又恢复了不苟言笑地状态,“如果买方能接受我们这个条件,会给我们基金会节约大概近4300万元。”

    林丁强想了一会儿,他知道现在荣善最缺的就是士气,“冯总,如果你真能办得到,这笔节约下来的资金就由本次负责项目的员工们按比例分成。”

    冯晓楠愣了一秒,在金钱的诱惑下她的斗志瞬间被点燃,“好!我一定办到!”

    “到时候你把名单以及没人所分得金额报给宋姝,让她再核算一次。”林丁强嘱咐道:“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让荣善的员工在最短的时间里重新斗志昂扬的站在各自的岗位上。要让他们知道,跟着荣善,一辈子都不会受委屈!”

    冯晓楠几度哽咽,在她看来,林丁强现在的格局已经超脱以往,甚至是许许多多大老板都办不到的。她也更加确信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明白,董事长。”冯晓楠坚定地说着:“一周,给我一周的时间,我一定给您一个圆满的答复!”

    “冯总,这可是你自己立的军令状。”林丁强微微笑道:“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

    “一定!”

    在挂断电话的时候,林丁强听到了电话那头冯晓楠的喊声,“通知部门主管以上的领导立马回到公司,我要召开动员大会。”

    林丁强将手机扔在了沙发上,他仰望着天花板,暗想道:“等这笔钱到账了,还是想把王语梦的借款给还了。跟这些大男人比起来,这位小姑娘还是挺仗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