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368章 决裂

第368章 决裂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来暹罗国求佛牌,难道外国的菩萨就要灵一些吗?

    

    神佛只是作为一种信仰存在罢了,是需要信仰者去遵循一些道德准则去看待自己的人生。比如坚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种因得果之类。

    

    可是现在大多数人都在求果而忘因,只是想得神佛庇佑。

    

    很显然,对于厄难梦魇体,佛牌是肯定没有效果的。

    

    不过卓凡也不会去说破。

    

    这毕竟是属于颜明菁的私人事物,他只是一个搭顺风车的人罢了。

    

    没想到的是颜明菁的厨艺还算不错,因为食材都是事先准备好的,所以一顿饭下来也没有花费多长时间。

    

    是三份西餐,生煎牛排,搭配一些水果。

    

    将一个厚厚的户外地毯铺在地上以后,颜明菁再展开一个折叠小桌。

    

    张强这时候也换好了备用轮胎,他闻着牛排散发出来的香味,赞叹了一声颜明菁手艺。

    

    当他目光看向卓凡的时候,又是一脸不爽。

    

    实在是扫兴,如果只有他和颜明菁两个,那会是一顿多么浪漫的野餐。

    

    他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红酒,一只手夹着两个红酒杯子,另一只则是拿着一个装满冰块的盒子走了过来。

    

    坐到毯子上后,张强将一个杯子放到颜明菁身前,另一个杯子则是放到自己桌前,一边开着红酒,一边对颜明菁说道,≈ap;ap;ldo;明菁,这瓶82年的拉菲是我特意问我爸拿的,你有口福了。≈ap;ap;rdo;

    

    张强直接把卓凡给忽视了。

    

    正宗的82年拉菲红酒,现在市面上大多数的都是假货,一小口下去就是十几万,他才舍不得给卓凡喝。

    

    颜明菁却是楞了楞,皱眉道,≈ap;ap;ldo;怎么只有两个杯子?≈ap;ap;rdo;

    

    ≈ap;ap;ldo;我只带了两个杯子啊,谁知道半路会带这么一个拖油瓶啊。再说了,这可是82年的拉菲,每一滴都如液体黄金一般珍贵,这小子是什么身份,喝这种喝酒,他配吗?≈ap;ap;rdo;

    

    张强不屑的看了卓凡一眼,傲慢的开口道,≈ap;ap;ldo;车载冰箱里还有几罐啤酒,你可以自己去拿。≈ap;ap;rdo;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红酒倒入到颜明菁身前的杯子里,然后又给自己倒上。

    

    卓凡没有理他,只是不紧不慢的用刀叉切着牛排。

    

    ≈ap;ap;ldo;我酒精过敏,卓凡,这酒还是给你喝吧。≈ap;ap;rdo;

    

    颜明菁直接将身前的红酒递给卓凡。

    

    ≈ap;ap;ldo;明菁,你≈ap;ap;hllp;≈ap;ap;hllp;≈ap;ap;rdo;

    

    看到这一幕,正打算跟颜明菁碰杯的张强气得嘴角直抽。

    

    卓凡也没有去接红酒杯,只是淡淡说道,≈ap;ap;ldo;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欢这种没品味的酒。≈ap;ap;rdo;

    

    ≈ap;ap;ldo;小子,给你脸是吧,我看你是找抽!≈ap;ap;rdo;

    

    张强目光一冷,看卓凡的眼神更加不善了。他已经忍了卓凡很久了,从一开始累积的不爽,到现在终于要爆发了。

    

    之前他在换轮胎的时候,就看到卓凡跟颜明菁两人有说有笑。

    

    而且她感觉今天颜明菁看卓凡的眼神都有些变了,那种眉宇之间的闪动,嘴角自然露出来的不经意的微笑,分明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看向自己的心上人,这是他所不能忍的。

    

    颜明菁居然拒绝跟他喝酒,反而把酒杯推向卓凡,这彻底惹怒了他。

    

    他之所以对颜明菁这么随从,是因为他认为颜明菁以后会是他的妻子,所以即便他再怎么不爽卓凡,在颜明菁的请求下还是带上了卓凡。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颜明菁对卓凡都已经开始眉目传情了,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在羞辱他。当他张强是备胎,没有脾气吗?

    

    虽然张强对颜明菁一肚子的怨念,可他心中厉害有一丝幻想,希望颜明菁能够回心转意,所以他把怒气全部都转移到了卓凡身上。

    

    就在张强要动手之时,颜明菁却拦在了卓凡身前,倔强的道,≈ap;ap;ldo;你要做什么?张强,有你这么蛮横不讲理的吗?≈ap;ap;rdo;

    

    ≈ap;ap;ldo;我蛮横不讲理?≈ap;ap;rdo;

    

    张强笑了,他看着颜明菁,冷冷说道,≈ap;ap;ldo;颜明菁,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别忘了,我们可是有婚约在身的,你真的要护着这个外人?≈ap;ap;rdo;

    

    颜明菁听到婚约两个字的时候,身体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可她还是坚定的拦在卓凡身前,没有丝毫退步的意思。

    

    ≈ap;ap;ldo;那是父辈们定的婚约,不是我和你定的婚约。张强,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伤害卓凡的。≈ap;ap;rdo;

    

    看着一脸倔强颜明菁,张强更加恼怒了。

    

    但他现在却还保留着最后一丝理智。

    

    若是不顾颜明菁的阻拦继续对卓凡对手,他和颜明菁的关系就彻底没有挽回的余地了,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ap;ap;ldo;很好,颜明菁,你就护着这个小白脸吧。我不奉陪了,我看你回去后怎么交差。≈ap;ap;rdo;

    

    说罢,张强怒气冲冲返回车内,一脚油门,悍马越野车扬长而去。

    

    颜明菁看着车子远去的背影,既觉得委屈,却有似乎得到了某种自由一般。

    

    她并不喜欢张强,一点也不喜欢。

    

    可有时候她也是身不由己,有些人生下来就是笼子里的金丝雀,看起来高贵尊崇,可实际上却没有一点自由可言。

    

    卓凡依旧在慢条斯理的吃着牛排,对刚刚的一切视若无睹一般。

    

    颜明菁看到他这样,不由好气道,≈ap;ap;ldo;你还吃,我都因为你跟张强吵架了。≈ap;ap;rdo;

    

    卓凡用餐纸擦了擦嘴,笑着道,≈ap;ap;ldo;有什么关系呢,这不是你一直想要做却不敢做的事吗?≈ap;ap;rdo;

    

    听到卓凡的话,颜明菁愣了两秒。

    

    这就是卓凡和张强的区别,张强其实也算不上有多坏,对她也算是关怀备至。可他却从来都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而卓凡却不同,他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看透自己的想法,卓凡身上的那种淡然,那种自信从容,对她而言是一种很特别的魔力。

    

    不过事已至此,她反倒也释然了,对卓凡说道,≈ap;ap;ldo;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我们没有车了?≈ap;ap;rdo;

    

    卓凡无所谓的说道,≈ap;ap;ldo;那就走路去找个有车的地方啊。≈ap;ap;rdo;

    

    颜明菁饶有兴趣的问卓凡道,≈ap;ap;ldo;徒步吗?你以前是不是也经常这样?≈ap;ap;rdo;

    

    她想到了初见卓凡时的场景,卓凡就像是一个走在异乡的背包客。她其实也很想有一次这样的体验,那种真正走在路上的感觉,用双腿去丈量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