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 > 第76章 出面澄清

第76章 出面澄清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何荣生沉默半晌,忽而惨然一笑“爸,算我求你了,分家吧。这个家,我没法再待下去了。”

    何大山一听到这混账话,当即勃然变色,气到口不择言,大声怒斥道“你说啥?这个家哪里对不起你了?还是说你怨我这当老子的拖累你了?我为啥不分家?我为了谁啊!你这混账小子满脑子都只有那个小娘们,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你一个大老爷们咋就这么没出息?”

    何荣生闭了闭眼睛,他头一次意识到跟秦玉英之间的距离有多远,不只是他曾以为的名声差,能力低,更重要的是他的家庭。

    结婚从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庭的结合。

    相爱的两个人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考虑的就不仅仅是风花雪月的浪漫情调,随之而来的观念、经济等现实冲击。

    有情饮水饱,那是传说中才有的存在。

    老话说得好,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女人嫁人图的是什么?不就是想找个人跟她相依相伴,相互依靠么?

    男人娶媳妇图的是什么?传宗接代?图人美色?图人家产?找个女人回来伺候老小?

    何荣生的思想观念跟村里其他人大不相同,他喜欢的姑娘美好又善良,理应过着被人捧在手心的好日子,而不是深陷入他家的泥淖中。他本身是做买卖的商人,经常跟人打交道,没少听人说起谈论婚嫁的事情,自然知道这些最基本的道理。

    扪心自问,假如秦玉英愿意跟他处对象,他真的忍心让她被家里人评头论足吗?舍得让她受这些委屈吗?

    答案是否定的。

    “我最后再说一次,秦玉英同志只是好心帮我,我请她去国营饭店吃饭是想报答她,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

    何荣生扯了扯嘴角,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如同利刃般,狠狠扎在了何大山的心头。

    何大山被老儿子这绝望的眼神看得心生惶恐,反手握住何荣生的肩膀“荣生,你,你想开点,咱村里的好姑娘多了去了。只要你乐意,爸明天,不,今天就能给你讨回一个媳妇儿!”

    何荣生再次笑了,那惨淡的笑容令何大山越发惶恐不安,“爸,像我这种好吃懒做的二流子,哪里配得上那些好姑娘?村里没人乐意把他们精心养大的闺女嫁给我。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爸你快去跟大伙说清楚,我和秦玉英之间清清白白,人家只是好心帮了我一把,我报答她的恩情请了她吃饭,没别的联系。”

    何大山真被何荣生被吓得不轻,头一次见老儿子这么蔫了吧唧的模样,绝望的眼神和惨淡的笑容,无一不刺痛他内心。

    在一阵心痛过后,何大山望着何荣生的侧脸,心底最深处窜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恨。

    先是有何大山这个传言的正主出面澄清,再加上何荣生向众人展示了他的伤情,然而结果不如人意。

    村民们都相信了刘大丫的说法,已然先入为主地认定秦玉英和何荣生处对象了,以至于“何大山棒打鸳鸯”的流言传得满天飞。

    就算何大山父子俩亲自出马澄清,流言传播的范围太广,绯闻的澄清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收效甚微。

    何荣生内心越发坚定要分家单过,不愿意再跟刘大丫这种人当一家人。

    何大山亲耳听到老儿子那么坚决要分家,他内心的天平悄然偏移了,只不过他尚未过了自己心里这一关。

    除了何荣生没成家又不肯跟村里其他年轻人那样脚踏实地过日子之外,何大山多年来始终坚持着大家长的管理,习惯了掌控整个家。

    等给三个儿子分了家,何大山手中的掌加权就没了,这让他如何能轻易割舍呢?

    秦玉英并不晓得何家村这些流言蜚语,她只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见到了前来帮忙喂养野猪的张婶,将几把重要的钥匙交给她,请她帮忙照顾家里。

    因为这两孩子是要去农场跟父亲过团圆年,张婶一大早过来就是为了给未曾谋面的秦建业送一份礼物,顺便再给秦玉英看顾家里。

    张婶假装啥都不知道的样子,笑呵呵送走了秦玉英姐弟俩,扭头就带着秦玉英拜托她转交给何荣生的拐杖,直奔何大山家。

    何荣生这才从张婶的口中得知,村里因刘大丫那张臭嘴给秦玉英扣上了“痴恋他”以及他爸何大山“棒打鸳鸯”的荒谬传闻。

    之后才有了何荣生和何大山父子俩的争执,但这一切,秦玉英对此一无所知。

    天没全亮,秦玉英拎着收拾好的麻袋,牵着弟弟出发去农场。

    想到即将到来的团圆年,秦元祥神采飞扬,眉飞色舞,手舞足蹈,蹦蹦跳跳的,坚持要自己走一段路。

    小家伙如同叽叽喳喳的喜鹊,小嘴儿说个不停,“姐姐姐姐,咱们今晚可以在农场跟爸爸一起过大年夜对吧?咱们带去这么多东西,够吃了吗?”

    秦玉英向来对幼弟极有耐心,认真听他说话,给了回应。

    走了小半段路,秦玉英照例让弟弟趴在她的背上,背着他加快速度往农场赶去。

    负责守门的大叔见秦玉英姐弟俩的身影,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等她俩签了名习惯性掏了两颗糖塞给秦元祥。

    在这缺衣少吃的时代,寻常人家的孩子只在逢年过节才能尝到糖果的味道,足以可见糖果的珍贵程度。

    守门大叔是真的特别喜欢秦元祥,基本上每回见到他都会塞点吃的,大多数时候给的是糖果。

    秦玉英和秦元祥记着守门大叔待他们的好,特地给他准备了一份年礼“大叔,新年好。这是我们姐弟俩送给您的年礼,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山上采来的一点山货。请您收下。”

    守门大叔怔了怔,扯开小提篮上的芭蕉叶,看到里头的确是蘑菇、木耳,没有说推辞的话,收下了这份年礼。

    都说,礼轻情意重。

    收到的这山货品相极好,实在不易得。

    秦元祥甜甜笑,挥挥手道“大叔,我们先进去啦,明天再见呀!”

    yuaniwoshifanpaidebaiyuegu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