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头痛的长角部落

第八百七十六章 头痛的长角部落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该死的,这都是什么?”看到口袋中展示的一个头颅,守门的几名磐石家族战士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跟着后退了两步。

    磐石十六世虽然不像自己的手下那样失态,但却也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只见,在口袋中的这个人头看上去勉强有一点人的模样,只不过各种瘤状的肉球却覆盖了整个头部,每个头球里面都似乎长了一只小眼睛似的,让所有看到的人都发自内心产生强烈的厌恶感,想要将这东西彻底碾碎。

    “大人,这些就是我们捕捉的猎物。”长角部落为首的人眼中露出了少许鄙视的神色,然后又立刻恢复正常,跟着说道。

    就像费鲁特的部落家族鄙视还在遵循北地原始生活的那些部落是一群野蛮人的一样,遵循北地古老习俗的北地部落也认为费鲁特的部落家族都是一群被阉割的家伙,虽然双方都没有在明面上表现出这种鄙视态度,但双方都知道彼此的心中所想。

    虽然长角部落的人将鄙视的神色掩饰得很快,但善于察言观色得磐石十六世还是很容易就看出来了,对此他感到有些恼怒,但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这种事说不清的。

    “这些是什么?”磐石十六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问道。

    长角部落的人也认真的回答道“这些就是帝国发下来的那批悬赏令里面提到的变异怪物。”

    “这些就是变异怪物吗?”磐石十六世闻言愣了愣,示意长角部落的人再打开那个袋子,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感,看了看里面那个头颅。

    帝国方面前不久发下来的悬赏令在费鲁特城造成了不小的轰动,他虽然对这件事不感兴趣,但也从家族成员的口中听到过一些相关消息。

    之所以会如此轰动,是因为悬赏令上标记的金额非常多,毫不夸张的说只要狩猎了十个悬赏令上提到的变异怪物,就能够让磐石家族这样的小家族在费鲁特城内舒舒服服过一年了。

    想到这里,磐石十六世不由得看了看其他的袋子,心中估算出这些口袋的数量后,看向这些长角部落的眼神也多了一丝羡慕和嫉妒,毫不夸张的说长角部落这一次获得的悬赏金绝对能够让他们成为费鲁特拥有最多现金的部落。

    如果是其他情况,磐石十六世不介意从这些悬赏的怪物头颅上抽一点油水,但现在这些怪物的头颅是长角部落的人寒冬巡礼狩猎到的猎物,他如果还敢在这上面动手脚的话,那么他得罪的可就不是一个长角部落了,整个北地部落中那些还遵循古礼、进行寒冬巡礼的部落都会将破坏寒冬巡礼的磐石家族视为仇敌。

    到时候,别说他是法兰帝国的伯爵了,就算他是法兰帝国的亲王,恐怕也逃不了被这些部落追杀的命运。

    明白其中得失后,磐石十六世收敛起了自己心中的贪念,朝手下挥了挥手,说道“放行。”

    旁边的守门战士有些人也察觉到了这些头颅的价值,心中也不由得产生了一些贪念,所以当他们听到磐石十六世的命令后,露出了不解的神色,并且看了看他们的族长,有些疑惑族长为什么放走这样一条油水巨大的大鱼。

    “怎么?我的命令不好使了吗?”发现手下没有遵照自己的命令行事,磐石十六世不禁恼怒的瞪着这些族人,阴沉着脸说道。

    所有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让开了道路,示意长角部落的车队离开。

    看到磐石家族的战士让开了道路,长角部落的那些人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手也从各自的武器上移开,然后驱赶着马车进入到了费鲁特城内。

    看着长角部落的人离开,磐石十六世朝身旁的一名手下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然后在对方的耳中低语了两句。

    听到低语的战士立刻迈开大步朝城里跑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一条小巷中。

    虽然刚才无法吃独食,但他却有办法从长角部落的收获中分一杯羹,而且他还不用冒任何危险,想到这里他就得意的笑了笑,转身迈开小步,朝观风塔顶端那个温暖的小房间走去。

    在之后几天中,长角部落的寒冬巡礼成了费鲁特城内最热门的话题,之所以会成为话题,并不是因为长角部落的寒冬巡礼有多么的与众不同,狩猎到的猎物有多么的危险,而是因为长角部落从这次寒冬巡礼中获得的利益之大让人感到震惊,更让人感到嫉妒。

    不少原本对那些悬赏令不感兴趣的部落也开始关注挂在城议会公告栏上的悬赏令了,考虑等这个冬天过去后,他们也做些什么,而更多的部落是将视线顶上了长角部落这个并不是很强大的行商部落。

    如今,长角部落内那些长老们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他们这一次他们突发奇想的寒冬巡礼可以说是无比成功,收获之大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但是也正是因为出乎他们的预料,才使得他们没有能够事先做好准备,造成了现在这种被无数部落觊觎的困境。

    长角部落是最早几个到达费鲁特过冬的部落之一,所以他们也是最早看到悬赏令的部落,同其他部落对悬赏令不屑一顾的态度不同,他们反倒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因为作为行商部落,他们很清楚北地西面所有适合人类定居的地点在哪里,同时他们也在之前和汉诺萨联盟一些来北地考察的学者、冒险者接触过,知道南边正在发生什么,知道有大量身处于汉诺萨联盟的变异者正在往北地逃亡,希望在北地建立一些定居点和庇护所,他们甚至和其中一个变异者队伍有过接触,做过买卖。

    也正是因为这些优势让他们觉得这些悬赏令上的钱几乎已经到了口袋里面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从部族议会中得知捕猎这些变异者同样算在寒冬巡礼的猎物种类之中。

    所以,当他们派出了参加巡礼的人时就非常肯定这次巡礼会成功,只是这个成功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要。

    他们如果事先知道这次寒冬巡礼能够收割这么多猎物的话,是绝对不会让领队的族人带着这么多猎物同时进城,要是将这些猎物分散给所有的族人,然后让族人分批次的进城,那么他们在城中造成的影响也就小得多,也就没有现在这样的烦恼了。

    不过,现在他们造成的麻烦虽然不小,但他们却并不感到慌乱,因为他们已经找好了退路,他们只需要付出一部分收获,就能够加入城中一个大部落,成为这个大部落的附庸部落,而这些麻烦自然也就由这个大部落替他们解决了。

    对于其他行商部落来说,是万分不愿成为其他部落的附庸部落的,但对于像长角部落这样弱小的行商部落来,成为一个大部落的附庸部落绝对能够帮助他们更好的在北地这个残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唯一的问题就是加入的部落是不是足够强大,并且名声是不是足够好。

    在过去不少行商部落成为了某些声望不佳的大部落附庸后,最终却被大部落吞并了,长角部落不希望自己成为那样的部落,所以他们一直都在寻找可以依附的大部落,而这次联系他们的大部落正好就是他们名单中最合适依附的几个大部落之一。

    而现在他们要考虑的就是应该上供多少赏金才合适,这个数目不能太多了,太多了族群内部不会答应,同时也会被大部落认为他们有强大的支付能力,以后每年的供金都会以这个数目为基准,这个数目也不能太少,太少了会被大部路视为侮辱,彻底断了这条附庸的道路,那样他们的情况恐怕更糟。

    就在长角部落头痛应该拿出多少钱作为附庸上供金的时候,雷欧他们的雪橇已经随着南下的北风来到了费鲁特的城墙外。

    “这就是费鲁特?”第一次来这里的密斯特和兰道尔一边从雪橇上下来,一边看着眼前高耸的城墙,有些诧异的问道。

    虽然来这里之前,他们已经知道费鲁特是法兰帝国建立在北地的重镇,是沟通南北的重要枢纽城市,是北地最大、也是唯一的一座城市,但他们依然按照以往的观念认为就算费鲁特很大,但也只是相当于一般的小城镇。

    而现在他们看到眼前这面高耸的城墙,顿时让他们想到了南方那些古老的大城市,在进入蒸汽工业之前,那些大城市也是艺考这样的城墙保护自己,而且那些城墙比起他们现在见到的城墙,要矮很多,而这种城墙或许只有在盐铁城那样的军事大城市才能见到。

    雷欧将雪橇分解后,收了起来,然后看了看远处的城门方向,说道“我们是翻墙过去,还是……”

    “为什么要翻墙?我们又不是小偷?”希尔维亚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是从南方进城,他们或许会严加搜查,但从北方进城他们可不会那么用心,而且我们只是来北地考察的学者,又不是什么危险人物。”

    说完,她便迈步朝城门走了过去,其他人也跟了上去。

    一行人来到了城门处,守门的战士和希尔维亚预料的反应一样,虽然对他们这些南方人感到好奇,但也没有表现处太多的疑问,随口问了几个问题后,就把他们放行了。

    随着法兰帝国对前往北地的管制放松下来,已经由越来越多的南方人来到北地,而费鲁特作为南北枢纽,自然是南方人进入北地的必经之地,所以看多了这些南方人,这些守门战士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表现得那么好奇。

    他们唯一疑惑的是在进入冬季后,竟然还有南方人待在北地冰原中,要知道那些南方人别说在北地冰原了,就算是在费鲁特这样的城市里面,都受不了这里的寒冷,在第一股寒潮出现的时候,便相继离开了北地,而雷欧他们这一行人是这些守门战士将一个月来看到的唯一一群南方人。

    在守门人略显好奇的目光注视下,一行人走向了位于城门附近的广场,随便找了一个在广场上等活的北地人作为向导,让他领着众人去到费鲁特专门为南方到访者建造的酒店,然后在路上打听了一下城里的情况。

    或许是认为雷欧他们这些南方人和北地没有什么利益纠葛,这个作为向导的北地人也没有什么顾虑,将最近城里发生的一些大小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而他并没有发现在他提到那些被长角部落狩猎的变异者时,身旁一对男女脸上的神色变得异常难看。

    此刻,密斯特和兰道尔内心都无比自责,因为他们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只有她们所处的那个定居点被长角部落的人屠杀了,其他定居点的人也被的长角部落给屠杀。

    而且更让他们自责的是很可能是他们把长角部落引到定居点的,因为当初逃亡的路上,他们就遇到过长角部落的行商队伍,从行商队伍里面买到了一些过冬的物资,并且也是他们在和长角部落交流的时候提到了定居点的事情。

    虽然他们无比自责,但还是强忍着内心的痛苦,努力让自己显得很平静,直到他们来到了酒店,订下了房间,进入房间后,才失控得痛哭起来。

    看着这对情侣失态的样子,雷欧他们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什么感同身受,如果不是密斯特和兰道尔这两个和希尔维亚关系不一般的人存在,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不会产生半点波动,而现在他们会插手这件事也更多的是因为顺路。

    在等两人的情绪波动平复下来后,雷欧朝两人看了看,说道“明天我会去打听一下消息,查看一下长角部落定居点的位置和情况,明天晚上我们就会行动,正好长角部落因为赏金的事情被很多北地部落盯上了,出了事情,只会被人怀疑是其他的北地部落所为,不会有人怀疑到我们身上。”

    “你们已经决定了吗?”希尔维亚忽然又向两人询问了一声。

    “是的,他们应该付出代价!”希尔维亚话音刚落,便得到了一个充满仇恨的回应。